電話:0371-63585788
E-mail:office@zzfj.com
通訊地址:河南省鄭州市梧桐街258號
紡機緣
來源:恒天重工 瀏覽次數: 日期:2010-11-18 15:02
出門散步時突然被人攔住,“施主,你真有佛緣。”抬頭一看,見一中年男人,四十來歲,身著土黃色長袍,背著布袋,臉露狡黠之色,心想定是攔路騙錢的假和尚。我緊走幾步不予理睬,后面聲音追來,“施主,看你面相有大福大貴……”
    不敢說與佛有緣,卻說與紡機有緣。不敢說大福大貴,卻知足常樂。我不是紡機子弟,但自幼家住黃河路邊,與紡機相距不足千米。對紡機最初的印象來自露天電影 和派性斗爭。記得孩童時期,每到星期一傍晚(那時紡機星期二休息),吃過晚飯,就急匆匆趕至紡機躍進門前。只見廣場上已高掛起白底黑邊的大銀幕,架好了電 影放映機。男女老少端坐在銀幕前,歡聲笑語不絕于耳。不管春夏秋冬、嚴寒酷暑都樂此不疲。
    文革期間,“林彪、四人幫”妖言惑眾,使得派性斗爭嚴重,武斗經常發生,美其名曰“文攻武衛”。紡機兩派高音喇叭,壓過北站火車汽笛,傳之甚遠,在家中方 能聽到。一次在家中看到窗外十幾輛軍車急駛而過,我不知兇險,和幼年伙伴跟蹤至紡機醫院門前,親眼目睹兩派手持標槍鐵棍、殺氣騰騰之械斗場面。只見解放軍 戰士赤手空拳,冒生命危險,手挽手將兩派斗士強行分開。
    在文革期間的喧鬧聲中,我中學畢業下放至郊區知青農場。每當回家探親時,仍抽空到紡機大廣場上轉轉,看看廣場邊上那高高的躍進門,回顧過去觀看露天電影時那難忘的情景。
    然而沒有想到的是下鄉第二年,我被農場派到省紡織建筑公司做臨時工(鄭州最早的農民工)。在那段時間里,主要是為紡機蓋廠房和家屬樓。先后建成了704車間即現在的機三分廠、冷一分廠的原發電站、紡機醫院東臨的家屬樓等。
    那時在省城,紡機名氣很大,我站在發電站高高的腳手架上,眺望著綠樹環抱下的廠房,心想有一天能招工到這里上班該有多好啊!,在我的心中,紡機是一座山,我愿是山中的一顆樹;紡機是一片海,我愿是海里的一艘船;紡機是一座城,我愿是這城中的一員。
    在建筑公司干了一年后就返回了農場。又過了兩年多,盼星星盼月亮,終于盼來了國營企業大招工。鄭州國棉四廠等五、六個單位在我們連招二十名工人,天隨我 愿,其中鄭紡機招兩名,男女各一人。經過全連各班知青同學推薦,我如愿以償。一九七五年七月,一個陽光明媚的日子,我和二百多名各農場優秀知青懷著喜悅的 心情跨進了鄭紡機的大門,實現了我多年的愿望。
    進廠后,倍感工作來之不易,絲毫不敢懈怠。無論是在什么崗位上,我都努力工作,幾十年無怨無悔。許多分到其他企業或服務行業的知青同學,早年單位就虧損、 倒閉,發不下工資成為下崗職工,其處境十分凄慘。到處出苦力、干雜活。冒風險進入商海者,有幸運發財的,腰纏萬貫;也有溺水破產的,血本無歸。然而紡機在 改革大潮沖擊下,雖幾經波折,幾經磨難,但仍穩立潮頭、紅旗不倒。如今借異地搬遷之契機,大有一飛沖天、重振雄風之氣勢。我慶幸分到紡機工作,雖不富有, 卻衣食無憂;雖默默無聞,但一生平安。
    轉眼三十多年過去了,在這里我度過了青春年華,灑下了辛勤的汗水。紡機有我永遠的情,有我永遠的愛,我熟悉它的一草一木,熟悉它輝煌的歷史,也熟悉它經歷過的艱難。和我一起進廠的知青們大部分都退休或內退了,我再過幾年也要離開紡機了,但這里永遠是我的家。
上一篇:風吹麥浪 下一篇:感恩與敬畏
?
友情鏈接:

恒天重工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? Copyright 2010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備14010592號  技術支持:中揚科技

幸运300秒彩票-首页